大陸今年地方發展很大程度要看融資能力

來源: 台北融資    發佈時間:2011/2/15 下午 05:08:20
台北融資,春節長假後央行迅速加息,再次強化了今年中國緊縮貨幣政策的基調。如果市場現在才意識到進入加息週期,反應就太慢了。實際上,緊縮政策不僅表現在加息政策,還在銀行實際的信貸投放中有明確表現。
春節長假後央行迅速加息,再次強化了今年中國緊縮貨幣政策的基調。如果市場現在才意識到進入加息週期,反應就太慢了。實際上,緊縮政策不僅表現在加息政策,還在銀行實際的信貸投放中有明確表現。

今年初銀行的信貸投放勢頭仍然很猛。據報導,1月份國內新增貸款約1.2萬億元,其中四大行約佔3200億元,剩餘接近70%的額度都是中小銀行所放,其中,部分城商行的信貸投放非常激進。雖然年初是銀行放貸的高峰期,但信貸噴湧仍引起政策部門的擔憂。除了要求銀行穩守信貸額度、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之外,央行還針對放貸最火爆的城商行實行了差別化準備金率。

據市場人士稱,四大行和股份制銀行在動態準備金、貸存比等因素制約之下,不得不在1月份末收緊錢袋子,以保證全年投放的可持續性,一大塊市場需求擺在原本競爭弱勢的城商行面前。在城商行看來,從目前的形勢來看,如果不在1月份做大規模,在今年的通脹壓力之下,城商行再想找到合適的業務增長窗口殊為不易,於是索性冒險一把。但在緊縮政策的大背景下,激進放貸引來了懲罰性的差別化準備金率政策。

當前的信貸環境變化,雖然從信貸數據看來變化不大,但在實際市場中,已經形成了很強的資金約束。安邦的研究團隊從多方面觀察到這種變化的發生。一是民間利率雖有波動,但整體維持上行。如目前珠三角地區的民間利率已比基準利率高出4倍,有的年利率能達到40%左右。二是企業融資難度加大,去年融資的好景已經不在。如去年一直受到調控的房地產企業,去年在流動性“水浸”的香港市場還頗受歡迎,但現在它們的發債利率已急劇上升,融資成本和難度都在顯著抬高。三是地方政府開始叫苦。在地方融資平台貸款受壓、銀行收緊信貸的情況,地方政府面臨的融資環境出現了大逆轉,很多投資項目面臨融資瓶頸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是“十二五”開局之年,按慣例是大上投資的時間。據我們掌握的情況,各地在“十二五”規劃中都準備了為數不小的投資項目。如內地某大城市的一個區,在“十二五”規劃中列出的投資額就高達近3000億,項目涉及基礎建設、工業項目、城市改造等多個領域。在2009、2010兩年的刺激計劃之下,各地的投資胃口被顯著撐大,對“十二五”規劃的真實想法仍然是搞投資、上項目的傳統方式,對今年的緊縮政策感到明顯不適應。一些地方政府官員與安邦研究人員溝通時,共同關注的問題就是:如何解決融資問題?如何從銀行打通信貸瓶頸?

在我們看來,從目前形勢來看,至今在今年上半年很難期望信貸緊張的局面緩解,由於今年年初積壓的信貸需求較多,再加上是信貸投放的高峰季節,爭搶信貸的局面仍然很緊張。地方政府如果想在銀行那裡“撬開”口子,短期內恐怕很難有明顯效果。傳統的以地方融資平台出面的路子,肯定也行不通。可能的解決辦法可以從以下方面來拓展思路:一是盡量爭取靠上國家重點支持的計劃。比如戰略性新興產業,農業水利建設等,這些項目往往有資金保證,並且會有中央財政的支持,銀行對這類項目的信貸尺度也較寬。二是吸引有錢的大國企、大外資進入。國企和外資的資金實力較強,而且國企拿到優惠信貸的能力比地方政府要強得多。三是對城商行、中小股份制銀行多進行公關,四大行雖然資金雄厚,但往往要“講政治”,執行宏觀政策的力度較強,而中小銀行則會靈活一些,並且與地方的利益關聯更多。

最終分析結論(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):

今年的政策緊縮基調已經成型,對市場融資環境的影響將逐步增強並顯現。無論對企業還是地方政府,都不得不在打通融資渠道方面多下功夫。某種程度上,今年各地的發展環境是否寬鬆,能推動多少,就取決於當地的融資能力。